初见真身

“来者何人?!”
“非洲人。”

无名

吴邪是被一阵雨声吵醒的,这些日子来他的睡眠质量虽然好了很多,但依然会在熟睡时的某一刻醒来。
这次醒来的时间是凌晨,推开了窗户往外望去,细细密密的雨水就落在了他身上,如果不是断断续续的他还真会有种淋浴的感觉。
雨在他推开窗的时候就已经很小了,后来竟然慢慢停了,露出一点点的星光来。乌云还是很浓重,看不太清楚,却没由来的让他想起在青铜门外看到的星星。
他盯着天空发起呆来,靠想象把几乎毫无关联的星星连接成一张张人脸。
这是三叔的脸,一副老狐狸的样子,从小就被他欺负忽悠。往后他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接着忽悠自己到老了。
这是大奎的脸,他看上去虽然有点唬人,但一开口那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气势就没了。
这是阿宁的脸,干干净净的就像初见那时,毫无保留的美丽。阿宁一直到死都是干净美丽的模样。
这是霍老太的脸,就是天空有点黑,要是白天可能就神似了。自己当时被她小小的算计了一把时,也不是没气恼过,但这个女人一辈子的坚韧,却是让他打心底里佩服。
这是潘子的脸,嗯,还有道伤疤,这是哪次受的伤已经不记得了,仿佛从一见到他开始,他就满身伤疤。幼时不懂这伤疤后面是多少九死一生的惊险,只觉得无比光荣帅气。
他笑的停不下来,手颤抖着点了一支烟,刚含进嘴里就被抽了出来,扭头向那手的主人调笑。
远方天光乍破,是错过了许久的日出,他去叫醒隔壁的胖子,搂着两人问道今天吃什么,被吵醒的胖子刚刚反应过来,大手拍上吴邪的肩嫌弃的让他去洗个澡,两人就这样吵吵闹闹起来。
吴邪房里的窗吱呀响着,然后被一阵风吹的关上了,轻轻的,就像它从没有打开过。但亲手打开它的人,却会一直记得。
就像那些故人。

评论(1)

热度(9)